User Name: 
Password: 
Remember me: 
New user accountNew user account
Forgot your password?Forgot your password?
ChineseToamatoes on Wechat
User Rating: / 66
PoorBest 
《星球守卫者》
By: Henry Lai, Jayden Zhou
 
 
时间: A.E 1019年 A.E = Advanced Era
地点: AKB-2733星球 离地球140光年, 有两个太阳,两个月亮互相环绕
 
 
我已经跑了很久。不是愉快的晨跑,而是被几个该死的外星人象一双脱不掉的鞋子一样,紧紧地追逐着。哦,对了,我的名字叫张风,今年15岁。才刚刚开始当星球守卫者。我运动能力算强的,但是后面那几个TES-4星球的人好像连续跑两三个马拉松也不会累。不过,没有时间多介绍自己了,眼下有点忙。
 
后面跟着的TES-4人,丑得看一眼就让人想吐,奇怪的大灰头和圆溜溜大眼睛,种类叫ZT2。要不是为了瞄准,打死我都不愿意多看他们一眼。
 
不过,他们的战斗力比他们的相貌更非常可怕。他们为什么会在我们星球上呢?Gee, 当然不是我吃饱了饭没事干,绑回来做实验呀。他们一共是6个,估计是侦察兵,不知道怎么就突破了星球防卫系统,正好落到我的防务区。也怪我太大意了,以为一个人就能搞定,没有呼叫支援。不料,把我的能量枪里的光弹都拼光了,还有两个没打死。我手上那把钛金战刀,根本没用。他们身体是可以变形的浓稠液体,砍不死。
 
不知道跑了多久,我已经满头大汗,衣服里的便携空调也坏了。就在我快要跑不动了,最后的希望要破灭的时候,在前面不远处出现了一个飞船废弃工厂。大喜过望,赶紧奔过去。
跳进废弃工厂的破窗户的同时,我从口袋里掏出最后一枚智能烟雾弹,向后面一扔。烟雾弹飞到外星人面前,开始快速地画圈圈。一瞬间,烟雾弥漫了整个区域,谁都看不到什么。我凭着跳进来时对工厂内部的瞬间记忆,拼命往前跑。当我终于可以再看见东西的时侯,我已经在一个不一样的地方了。
 
忽然,从雾里面跳出来了个男孩,他的头发很长,年龄不超过16岁,他穿着金红发亮的战甲。瞬间拔出大枪,对着烟雾里哇哇乱叫的两个怪物射出了两发长得像龙头的子弹。嘿,我在兵器实验室见过这种枪,击中了以后会炸开,变成一团火。特别厉害。一击必杀。
 
他一甩头,潇洒地回头对我说,“这两个怪物长得真丑。。。我看你都快跑断气了吧?到我那儿休息一下吧。”
 
在去他家的路上,我们自我介绍了一下。小帅哥的名字叫宿寒。他说,他舅舅名字也是张锋,和我的名字张风同音不同字。张峰的威名那可是无人不知啊。他是这个星球上最伟大的设计天才,是星球守卫者兵器实验室的首席科学家。难怪宿寒可以搞到这么厉害的枪,还有那么漂亮的一件金红战甲。我羡慕得直流口水,就恨自己这么没有这么厉害的一个舅舅。
 
终于到了他家,我觉得他家看起来更像一个单人露营的帐篷,特别小。但对已经彻底累瘫了的我,有坐的地方,还有空调,简直就是天堂了。
 
刚开始舒服,忽然两人的通话手表同时响起了 :“ 叮,叮,叮 ” 。是119号警报!只有发生最严重,最危险的事情,我们星球守卫部队的队长才会发出119号警报。我们互相看了一眼,好像知道彼此在想什么似的,默契地一起开动了帐篷里的传送系统,把自己立刻传送到了开紧急部队会议的地方。
 
大多数人都已经集合了,队长也开始像老虎吼一样的喊话报到。我们部队大部分都称他为“黑虎”。
 “M1?“
 “到!”
 “M2?”
 “到!”
 。。。 。。。
 
报完了,总军长开始讲严肃的事情了。只见他,按了一个按钮,天花板缓缓展开,露出了一面巨大的玻璃。外面,遥远处,有一个硕大无比的黑色飞船。这就是外星人的航天母舰。围绕他的周围,还有很多比他小的飞船,正在疯狂地在射击我们星球的光能防护墙。本来以为是无懈可击的防卫系统,现在已经可以看出裂痕了。防护板块的颜色也变红了,是在警告我们已经快挺不住了。我向周围看了看,一些比我还要小初级守卫,可能十三四岁的男孩,脸都吓白了,身体瑟瑟发抖。其实,我也有恨不得偷偷溜走,跑回家藏起来,等真正有实力的高手们去把这个任务给完成了的想法一闪而过。但是我的心里还有另一我在呼唤着,鼓励着自己:一定要勇敢!一定要勇敢!这将是我的第一个大任务!有可能也是我生命中唯一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!想一想,自己打败了外星人,拯救了整个星球,那是多么的荣耀。我,超级普通的我,选择听从了勇敢的我的呼唤。
 
发完言,总军长喊了一声:“谁敢为我们星球出征,打败TES4的敌人?”。
 
总军长话都还没落,我就举起了手。几乎同时,后面又有十一二个人举起了手。宿寒看了我一眼没说话,但我知道他一定在心里说: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
我很想说:“是的,你跟我呆久了,就会知道我疯狂的一面。”他拿我没办法,也举起了手。然后看了我一眼好像在说: 真倒霉,刚认识,就要一起共患难了。Gee,我交的朋友都“很好”。。。
 
“解散!”
 
很自然,我跟宿寒要求分到了一组。我十分兴奋地跟宿寒一起,因为可以到他舅舅的最高级神器库里面去挑装备。我们选好了装备,就出发了。外面,光能城墙已经开始一闪一闪的褪色了。这堵光墙的防护,是我们星球还没有被攻破的唯一的原因。我们一定要保住它。
 
“快,我们快没时间了”宿寒一边说一边向飞船停泊的地方跑。
 
我一眼就看上了我最爱的R18速隐机,这是神武库最新研制的一种非常快的微型攻击舰,只能坐两个人。宿寒跟着跳了上来。
他问“会开吗?”
“当然啦,抓紧啦。”
我们开始急速的向上飞,我在通话手表上说“门管,请打开城墙区B-23”
 
当我们冲出到大气层之外,再次看到了敌方母舰时,心跳都停止了。这艘母舰,在地面上看,已经很大了。从大气层上面看,根本描述不了他的个子。我心里想,如果立起来,这艘船是不是就可以和如来佛头对头了。
 
敌舰发现了我们这支攻击队。几百只自动瞄准枪,分布在母舰四周,转来转去不断的射出橙色的能量炮弹。我们的战斗飞行机器一个接着一个的爆落。耳机里不停的传出残酷的“红1号战斗机已被击落“,”绿3号战斗机已被击落”。。。听得我发颤。 我的战斗还没开始已经变成了一个噩梦. . .
 
我忽然站起来,对宿寒说:“你来驾驶吧,我想休息一下。”
 
“你想保家卫国,我了解。你现在很怕,我也了解。没关系,你去坐一坐吧”。
 
坐下来,第一次上战场的我尽然无声地哭了起来。
 
忽然眼前的玻璃闪起红光,我发现是一发炮弹向我们飞过来。
 
“快躲,有炮弹! 宿寒,快躲!我们要炸了!”
 
宿寒一惊,但是手上却不慢,做出一连串的规避动作,实现了急转弯,以毫米之差,躲过了那可怕的一击。他刚转过来,想感谢我。又一发炮弹,我还没来得及想:“那一道红色为什么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呢?”嘭的一声,整个世界都黑了. . .
 
不知过了多久,我终于被脚步声惊醒。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监狱里面。宿寒已经醒了。我们的衣服一块黑一块白的。他那闪亮的红光战甲也不再那么有光泽。我伸手想去开门,宿寒大声的喊 “别!那是通电的!”把我一下子就吓得把手缩了回去。
 
蹲在墙角,各种念头涌上心头。只听见宿寒来回叨咕:“我们没有了希望。早晚外星人会把我们给吃了?煮了?打死?。。。”
 
我也很害怕。可是脑海里那个勇敢的我,又跳了出来,对我喊“never never give up!”我再次听从了他的召唤,冷静下来,开始四处仔细观察。一些金属废料,一些电源,一个可以通电的栏杆微型信号放大器。嘿,危险时刻生存课程现在太有用了,我发现,正好足够材料做一个通话器。
 
我告诉了宿寒怎么做,他学的很快。我们不久做成了一个很难看,但还是可以用的通话器,开始用它来联系军队指挥部。
 
有很大的电干扰“嘘...嘘...嘘...喂... 嘘...是谁?嘘...”
 
“星球守嘘...的人嘘....资源,需要嘘...飞船攻击敌方母舰嘘...”
 
“马上就嘘...”
 
等了一段时间,外面终于又听见了枪炮声。第二批星球守卫勇敢地冲出了大气层,开始了对外星母舰的进攻。但是有一种防护盾护着母船,打不穿。
 
我正为战友们着急,通话器又响了起来,“母舰有一层嘘...盾,有什么办法可以破?嘘...”
“我们需要嘘...知道母舰的薄弱点,才能嘘...破解他们的护盾嘘...”
 
我非常懊恼,对宿寒说:我们一直晕着,哪里知道母舰的薄弱环节?
 
宿寒突然眼睛一亮,说“哈,有了!”把红光战甲脱下来,说:“知道吗?我这身战甲,即是一个防护层,也是一个探测器。暗藏有无数的摄像头和探测器。是我舅舅最新的研究成果。。。我们只要把战甲一路收集到的信息发给总部研究一下就行了。”我们兴奋地把战甲芯片里面的信息通过那个难看的通讯器发出去。。。
 
 
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面的新派来的飞船也又比原来少了几十架。但是,敌舰的薄弱环节终于被总部分析出来了。在一个非常隐蔽的拐弯处。飞船打不到。只有人力攻击,钻入母舰内部才能接近。所有还活着的守卫者接到指示后,毫不犹豫地纷纷弃船,飘到母船上来,包括一个装备比别人帅的。他一跳下来就大喊了一声“冲啊”,我从母船另一头都听得见。
 
这个声音一直是我最害怕的声音,在哪里都能听得到的黑虎总军长的破锣锅的声音!不过,今天再次听到,却这么好听,好听得令人感动。我没见过他打过仗,据说天神一样出色,地神一样勇敢。这,我当然相信。喊得那么大声的人,能不把你吓跑吗?
 
我们看不见整个情景,但是从一闪一闪的光来看他们是在慢慢地向我们这里退过来。外面走道上,看管我们的守卫,都慌慌忙忙冲出去帮忙了。
 
“现在轮到我了”宿寒说。
 
他从地上找了一些材料开始做一个长得很像遥控器一样的东西。把最后几个零件安好了以后,他骄傲地拿了起来说:“我们就用这个通用遥控器来逃掉”。
 
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做出这么有用的东西,我不得不钦佩他,不愧是首席科学家张峰的侄子。只见他按几个按钮就把监狱门给打开了,我们跑了出去赶上大部队,他们已经在母舰上薄弱环节,安了许多定时炸弹。
 
“你们终于出来了” 黑虎军长说。
“是呀。”
“敌人的实力很强啊。我们对付这艘母舰都这么困难。要对付他们正往这里派遣的几百条母舰,我们有什么办法吗?”
 
我想了下,说“有,宇宙里的星球,都怕自己位置被暴露。一旦被暴露,就有可能被宇宙里的各种星球来攻击。如果我们在TES-4附近,用脉冲炸弹,炸出一个定位标志,别的星球就会知道TES-4的位置。TES-4的外星人就会赶回他们的星球,来防止别的星球来侵略他们。这样围魏救赵,就可以解除我们的燃眉之急。”
 
“好计划!”然后军长对他的人喊“听见了吗?赶快执行!”
“是!”
这时,他们冲进了一扇门。外星人布置了重兵埋伏。双方开始相互射击,旁边听见了一声熟悉的“哦”。往往左边一看,军长中弹了,一点点的烟冒了出来。
 
“军长!”
 
“快...快...跑.....!”
 
他是我们的军长,军令如山,我们必须听。大家都流着眼泪冲了出去。
 
“咚”一声。刚跑出去,像火山爆发一样,好像火神正在发脾气,定时炸弹爆炸了,引发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,整个飞船一下子变成了火海。再楞一秒钟,就保证烧成烤肉。
 
军长死了,护盾破了,TES-4 的军队被毁掉了。
胜利付出了惨重的代价。但是,战斗还没有真正结束。我们的脉冲弹坐标标识计划会成功吗?他们的进攻会停止吗. . . . . .?
 
后记
参加完军长的葬礼,我和宿寒躲在一个楼顶,喝着咖啡享受着日落。
“终于可以享受普通人的日子了”
“我们离普通的日子还很远呢!”
 
(待续)